秋田的极简主义,是未来零售的终极模式
发布时间:2021-02-24 12:54:24

疫情之下,零售消费首当其冲。

按照国家统计局数据,2020年,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为391981亿元,同比下滑3.9%。抛开汽车消费之外,消费零售额同比下降了4.1%。

可喜之处在于,四季度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实现了4.6%的正增长。这意味着,疫情对零售端的影响正在逐渐减弱。

但零售数据向好数据背后,掩饰不了大消费行业的一大沉疴:高额的品牌税。

一份行业数据统计显示,消费者因品牌推广额外付出的广告、渠道费用,往往占据了商品价格的50%以上。更有甚者,价格千元的某品牌肌底精华液,其原材料及研发成本不足百元;同理,动辄上千元的高端白酒,其原材料成本仅有几十元。

这在酒企财报数据中一览无余,40%的净利润,80%上下的毛利润,让一众白酒企业赚的盆满钵满。

但消费者不禁要问,在支付了高额品牌税之后,自己究竟得到了什么?

01 DTC 模式

从生产商到消费者,秋田生活一肩挑

答案不言而喻,消费者支付的超额价格,换来了相对微薄的使用价值。

但这绝非个例。据不完全统计,不少与大众息息相关的消费品毛利普遍在50%以上,生活中常见的卫生纸、矿泉水、白酒、化妆品、油盐酱醋皆在此列。

除却高额品牌税,纷繁复杂渠道与层出不穷的零售方,继续推高了消费品的最终售价。

当然,这也为创业企业扎堆大消费领域提供有力支撑:利润空间够高,用户数量够大。

但想要从消费零售的红海中分一杯羹,并不容易。新进入者,必须有自己的“比较优势”。用零售行业沉浸多年的王锋一句话,初创零售企业,要么有价格优势,要么有模式创新,要么有渠道之便。

在此背景下,专注平价优选生活的新品牌运营商秋田生活,让人眼前一亮。

与传统零售品牌要经历“生产商-品牌商-渠道商-零售商-消费者”冗长路径不同,秋田生活倡导的DTC消费模式(生产商-秋田生活-消费者)更加简洁,从生产商到消费者,秋田生活一肩挑起。直连生产商与消费者背后,是商品价格的大幅降低。

目前,秋田生活采用线上线下相结合的运营方式。微信搜索秋田生活小程序,其线上商品价格低廉,部分商品多低至1元,且多数供不应求、纷纷售罄。

从线下来看,这家发迹于成都的新品牌零售商,已建成15家新店,且开业半年以上的单店每日销售额在3500-5000元之间。按照规划,到了2021年,秋田生活要完成新建100家门店,覆盖整个成都周边区域。

在获客层面,秋田生活瞄向必需品消费占比高,价格敏感的中低收入群体。通过DTC模式建立起秋田独特的价格优势,从社区小店出发,完成低成本获客。

02 极简主义

男人的浪漫,可以在鲜花里,也可以在面条里

如果说DTC模式是秋田的华丽外衣,那极简主义便是秋田的内心追求。用秋田生活联合创始人沈冲的说法“简单、真实才是秋田的价值追求。”

以SKU为例,秋田生活总SKU数不超过150个,且每种品类只做一种SKU。

在严控SKU数量外,秋田生活的另一追求是做大自有品牌(目标占比80%)。目前,秋田已有 88 个自有品牌SKU,均聚焦生活必须品方向。

为何是做小SKU,这背后承载着秋田管理层怎样的思考?

第一是聚焦时间。伴随移动互联网高速发展,用户生活方式向“短频快”方向迭代。基于此,厂家追逐的核心,已由单纯的用户数量转向用户时间。显然,尽可能少的SKU,能够节约用户的消费时间,大大提高秋田与消费者的生活效率。

第二是降低成本。从上游拿货,到渠道运输,再到自身运营,继而产品推广,每一个环节都考验着零售商的成本控制能力。无疑,聚焦少量优势单品的秋田,能够从整个供应链着手,层层降低商品成本。

第三是追求品质。选择少量SKU,继而是更少的自有品牌,既体现了秋田的“谦逊”,也表现了秋田对消费者负责。民以食为天,生活消费马虎不得。贪多嚼不烂,“少而精”才能匠心做好物,秋田深谙此道。

第四是相互选择。现代市场经济在制造琳琅满目商品时,也一并制造了复杂, 作用在消费者身上便是商品选择的焦虑。 秋田没有通过一味扩大品类来吸引更多样的消费者,而是有选择的删繁就简,以简简单单之身,吸引着同样执此理念的追求者。这是一种互动,也是一种相互成就。

对此,沈冲的一句话道尽了秋田的极简主义情怀,“男人的浪漫,可以在鲜花里,也可以在面条里。”

“秋田的团队以男生为主,刚开始很多人分不清生抽、老抽,更不知鸡精与味精的区别。”“既如此,秋田就把生活消费品变得简单、有趣、划算,让男人更多的参与进来,给妻子一个买的回面条的浪漫。”

而在现实生活中,极简主义并非秋田首创。一些国内外知名零售商已在默默遵循着这一规律,并取得了巨大的成功。

以最受德国人喜爱的连锁超市ALDI为例,其全球拥有1万多家实体店,但最终只专注于600种最常被购买的商品。这极大的降低了ALDI的运营管理成本,并最终促使ALDI风靡欧洲,甚至整个世界。

03 将消费品做成工业品

抛开极简主义情怀,直连用户去品牌化,删繁就简去多样化,秋田的种种努力看似都是为了控制成本,但又不仅仅如此。

实际上,秋田的管理层想的更深,看的更远。

有过十多年投资经验的沈冲坦言,“创立秋田的初衷,是看到了消费品与工业品的巨大差距。”“工业品的核心在于成本、工艺和质量控制,消费品的核心在于渠道和品牌。工业品毛利大多在20%以内,消费品毛利却多在50%以上,且终端价格往往是出厂价的数倍。”

“如果按工业品的思路去做消费品,秋田一定能大幅降低消费品价格,降低生活成本,这是秋田的责任,也是秋田的机会所在。”

简言之,兼具情怀与商业逻辑的极简主义,或成未来新零售的终极解决之道。

而占据好赛道的秋田,似乎并不缺乏投资者。信息显示,2019年10月秋田生活完成了首轮1100万融资。另据消息人士透露,一笔更大规模的融资或在2021年年中完成。

举报/反馈